爱尚小说网 > 网游竞技 > 问道章 > 第二百七十三章 臣服
    墨邑。

    王宫。

    甲士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

    特别是无鸠所在的寝宫,周围更是守卫森严,不仅明面上有精兵重重,暗地里更是不知道潜藏了多少气息。

    “已经查实,巫牧道前来支援的高手都被劫杀了么,一群废物!”

    无鸠喝着汤药,感觉自己都有些生气不起来了。

    虽然外面甲士千重,但他就是有着一种不安心的感觉。

    放在之前,这样的王宫,这样的防护,已经是天下绝巅,纵然天师都难以刺杀。

    毕竟,元神无法硬抗龙气,特别是此等气运枢纽与核心。

    而要肉身潜入,降龙伏虎都不够,起码要金刚不坏、刀枪不入的兵家传说!

    传说不出,王者便是高枕无忧。

    但段玉的出现,却打破了这一切。

    元神高来高去,能穿墙过壁,不论布置多少甲士与弓弩都是无用。

    一旦元神获得了不惧龙气剿灭的能力,立即就是君王大害!

    很不幸的是,除了传说之外,段玉竟然也做到了这点,甚至此时还只是游神御气的境界,不是妖孽是什么?

    “王上!”

    就在这时,黑勇求见,面色肃穆。

    看到他这样,无鸠不由心里一沉,问着:“又出了何事?”

    “启禀王上,巫牧道……被灭了!”黑勇一字一顿地道,心里空落落的。

    巫牧道一向依靠吴越国,在南蛮之地扎根,虽然不归正统,但源远流长,纵然中土大乱也很少被牵连。

    想不到如今,居然说灭就灭。

    “凶手呢?”无鸠声音干涩,仿佛快要渴死一般,顿了顿,又苦笑道:“是了,除了那位荆王之外,又有何人?这是在警告孤王么?”

    他是极有决断之人,此时无路可选择的情况下,终于下定决心:“传命下去,向荆国,献上降表吧!孤……请去王号,臣服……”

    说到这里,眼角就不由一红。

    虽然只是个简单的条件,其它一切都不变,但毕竟是臣服于人。

    当然,吴越历史上也不是没有跪过。

    中原大国强盛,讨伐之时,称臣纳贡,为一藩国并不可耻。

    但如今的荆国,才区区一州两州的地盘,南方都未曾打下,吴越便臣服,就有些说不过去。

    无鸠知道,自己一定会成为笑料的。

    不过他终究是一个成熟的政治家,知道与脸皮相比,还是里子更加重要。

    若是日后荆王能混元天下,提拔越侯为越王也只是一句话的事。

    但现在,藩国之爵,当然不能超过或者与宗主国平等,否则成什么模样?

    “是!臣立即去办!”

    黑勇答应下来。

    虽然不知道无鸠的举动是好是坏,但他身为王家忠犬,自然只能将王命贯彻到底。

    “不……你等等……”

    正当他脚步要退出殿堂之时,却又被无鸠叫了回来。

    无鸠闭着眼睛,嘴角的苦涩越发扩大:“若是之前……这些便够了,但如今,荆王灭巫牧道,却是警告……我等必须做出反应,你可暗示荆王,等到顺利交接之后,孤便退位,隐居幕后……”

    没有了巫牧道,光是武道军方高手,吴越王室在段玉面前连抵抗一下的实力都没有了。

    这就失去了最后的底牌,必须更加妥协。

    至少,要有这个姿态。

    而先去王号,又有幼主继位,国内肯定要动荡一段时间。

    对于段玉来说,这的确是最好的表态与忠心了。

    “喏!”

    这一句简直有千金之重,黑勇顿了一顿,才终于回应着。

    “你们都出去!”

    挥手驱散所有内侍,无鸠脸上两行泪水就流了下来:“列祖列宗在上,无鸠不孝……”

    ……

    遂州,天烽城。

    “不降么?”

    秦飞鱼率领大军,望着已过正中的太阳,还有兵甲森严的城池,一挥手:“攻!”

    砰砰!

    投石机呼啸,将几道亮白色的抛物线投到城墙之上。

    轰隆!

    轰隆!

    剧烈的爆炸立即生成,纵然经过临时加固的城墙,也是发出不堪重负的悲鸣,炸开大大小小的黑坑,周围裂痕条条。

    轰隆!

    又是一轮爆炸过后,一段城墙轰然倒塌。

    “冲!”

    与吓呆了的守军相比,荆军却是似乎已经习惯,从容不迫地冲向缺口,控制城墙,压制敌人。

    当城门也被攻占之后,源源不断的大军开入,没有半天,城池就平了下来。

    “打下这城之后,遂州的黑水郡就平定了!只是我军至此,也折损一千七百余……”

    秦飞鱼走进烽火遍地的城池,心里默默算计着。

    费衡是将门高手,自从上次在南句吃了一个大亏之后,就变得狡诈了许多。

    从来都不汇聚大军,给对手一举歼灭的机会。

    而他手上大军足有五万!

    虽然以苓州为核心,但在遂、洨两州也有布置。

    总体而言,就是城城布防,以空间换取时间。

    虽然每一城守军都不多,但楚人同仇敌忾,每一城都要打的话,的确损伤很大。

    不仅是物资,还有兵力!

    虽然这一千多人,是打下一郡的损伤,有一些并未死亡,伤愈后还可以归队,但终究现在还是消耗掉了。

    一郡便是如此,要拿下一州,不付出个五千到一万的损失,又怎么可能?

    这还是有着银甲神雷这等攻城利器,又有毒气弹作为最后大杀器的前提之下。

    否则的话,仅仅是一州,就可以令南句损失惨重,再无进击之力。

    并且,还极耗费时间。

    “马上就是云中八年!而按照王上的意思,这一年之中,必须平定南楚四州,击败费衡,最好还要打通去南楚腹心的道路,或者是剿杀掉高玄通……”

    秦飞鱼想了想,觉得若是对方这么一城城坚守下去,能堪堪拿下两州之地,就已经十分不容易了。

    当然,拿下之后,还可以慢慢消化征兵。

    只是作为外人,统治起来必然十分艰难,真的按照这个规律去打,平定四州都不知道要多少年。

    至于一统南方,继而争霸天下么?没有数十年只怕休想。

    不过说起来,这个时间跨度,才是真正乱世的跨度,短短数年就一蹴而就的,不是条件特殊,就是开了挂!——这往往又会导致许多遗留问题。

    秦飞鱼虽然没有想到特别远,但也知道,不能这么继续下去。

    “反抗……太盛了!”

    一城城打过去,谁也吃不消。

    真正的打天下,或者说攻略,应当是一开始最难,而到了中间某个点之后,形势顿变,后期大批敌人不战而降,宛若雪崩。

    当然,南楚地大物博,反过来荆国才是国小民少的那一方,想要做到大军过处,守军出降,百姓箪食壶浆,起码得是武宁君那种名声,再拿下楚国六州之地的实力才有几分可能。

    掌握大势之后,那些守军自然不会死拼。

    但现在,费衡仍在苓州布局,南楚王都还在,自己这一方反而比较弱势,所以不必期待这种好事。

    “为了统一大业!”

    秦飞鱼咬咬牙,召来几个副将:“我有一策,屠此城以威吓楚人,并广而告之,若日后攻城抵抗激烈,城破必屠之,如何?”

    费衡以楚人守楚城,激发同仇敌忾之心,又有大势为依凭,空间换时间,并且这几州也不是南句州,不战而降的可能很少。

    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只能剑走偏锋!

    比如……宛若之前段玉毒杀十万楚军一样,进行恐吓!

    只要一开始屠杀几个城池作为例子,给后面的楚人看。

    若坚决抵抗,令大军损失过重,必然屠城。

    相反,若投降,或者临阵倒戈,就给满城一条生路。

    此种对比之下,纵然还有费衡安插的监军,或者同仇敌忾之心,却也比不过活命的渴望!

    “大将军!不可啊!”

    此策一出,几个副将都是一个激灵:“屠城的话……我军名声?”

    “名声?嘿嘿……我荆军一开始的名声,就是在十万尸骨上建立起来的!”秦飞鱼冷笑道:“我算看明白了,这些楚人畏威而不怀德,若我们不敢放开刀子屠杀,他们反而敢跟我们蹬鼻子上脸!必要狠狠震慑之……你们放手去做,有什么后果,我自承担着!”

    心中,则是一咬牙:‘为了兄长大业,纵有后患,我也一人承担了!’

    这种屠杀之事,见效很快,但主持者肯定要担上恶名。

    在这个超凡世界,更是有损阴德,纵然有国家公器承担,但纵然只是一成一分留在主持者身上,积累下来,也很不得了了。

    秦飞鱼如此做,自然是忠心耿耿,做大事不惜身了。

    “报!”

    就在这时,一亲卫飞快过来禀告:“芝城有信,吴越王去王号,请臣服,王上已经册封其为越侯!”

    “什么?”

    这消息,当真天崩地裂,秦飞鱼与众将不由大吃一惊。

    秦飞鱼反应过来后不由苦笑。

    他在此血战连绵,不过打下一郡,而后方段玉去吴越一趟,竟然让吴越王以四州之地臣服。

    这中间差距,简直是天壤之别!

    并且吴越降服,就是一个极好的标杆,荆国声势大震,后方安稳,陆浑、肥、鼓等诸侯国也必动摇。

    有着这么多利好消息,不用屠城,遂州甚至苓、洨二州都要人心浮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