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护国公 > 第四八零章 天下苦杨久矣
    事实上杨庆已经必须认真面对俄国人的扩张了。

    接下来他们将大举南下。

    现在是西历一六五一年,一六五二年布扎拉之战,我大清以两千人的绝对优势主场逐退俄国人,并以伤亡七百的代价,造成后者八十八人伤亡其中包括十个死的,正式拉开清俄双方在黑龙江流域的激烈交锋。一六五八年再战松花江上,这一次倒是全歼两百七十名俄国人,一六六零年再战伯力古法坛,我大清勇士歼敌六十不过统帅巴海因瞒报损失很快就被撤职查办……

    双方就这样不断交战。

    同时俄国人的据点也愈来愈多。

    什么雅克萨,尼布楚之类的据点都建立起来,最终麻哥忍无可忍,御驾亲征并大获全胜,之后签了咱大清第一份不平等条约,割让外兴安岭以北到贝加尔湖的所有土地。

    话说这个大获全胜真得很有些令人无语。

    现在换杨庆了。

    他将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面对俄国的第一波大举南下。

    而且不仅仅是这个方向上。

    中亚方向上俄国人同样也在大举南下,不过这时候那不是杨庆需要考虑的,准噶尔部才是首当其冲,巴图尔珲台吉已经向女皇称臣。实际上他的使者常驻长安,在杨庆承诺双方维持现状的情况下,他们很干脆地和和硕特部一样,由原本的向李自成称臣改成向女皇称臣。反正就是个象征性而已,他们三年一贡,大明女皇赐他们金印,册封巴图尔珲台吉为准噶尔汗,接下来他以及随后继任的大儿子僧格都将在阿尔泰山以西和俄国人不断交战。

    一直到葛二蛋继位,改变战略转而结好俄国。

    还有贝加尔方向。

    这时候俄国人的堡垒也已经修建到了距离贝加尔湖五百公里的布拉茨克,十年后伊尔库茨克城建立,然后仅仅五年,他们就跨过贝加尔湖建立乌兰乌德。

    正式窥伺蒙古高原。

    二十年內俄国人遍布从伯力到额尔齐斯河的万里边防线。

    不过……

    “二十年?”

    杨庆颇有些感慨地说:“二十年后早他玛进攻叶卡捷琳堡了!”

    的确,那是原本历史上的。

    但现在就以大明的发展速度,二十年后真就该进攻叶卡捷琳堡了,实际上只要通西域的国道修好,明军就具备了横扫西域的条件。在他的计划中这条国道不但修到西域,而且从吐鲁番分别向南疆,伊犁河谷和布尔津三个方向继续修,只要到达布尔津剩下就是额尔齐斯河的漂流,这条大河将把明军一直送到秋明。沿途无论鄂木斯克,图拉,都不是什么真正的棱堡要塞,只是普通的土城,根本不可能抵挡明军的炮火。

    只有秋明是真正要塞。

    这座城市已经建成超过六十年。

    但一样没什么用,俄国在乌拉尔山以东的力量,根本不足以抗衡哪怕一个军的明军,保护他们的只是距离和冬季的严寒而已,但无论如何,二十后的明军肯定会兵临叶卡捷琳堡的。

    所以他根本不需要考虑俄国人的入侵问题,而是俄国人在明军的进攻下瑟瑟发抖。

    至于南下的俄国人……

    就让他们南下吧,反正面对他们的是蒙古人,索伦人,至今他们还没臣服大明呢,那么大明也就没有义务保护他们了。什么时候想获得大明的保护,先来把这个称臣纳贡的问题谈好再说。

    五天后。

    广州。

    “象冈公呢?”

    桂王看着一帮乡贤和官员说道。

    “象冈公病重,已卧床不起!”

    为首的乡贤,同样也是与何吾驺齐名的耆老伍瑞隆说道。

    桂王点了点头。

    “王承恩的信,杨庆要咱们交出高州和罗定二府,以作为他儿子百日的礼物,而且靖江王已经这样交出了柳州府,朝鲜王也已经交出了他的镜城都护府,那么诸位以为我们交还是不交?”

    他把信往桌上一扔说道。

    对于桂王这样的杨庆当然不能明着要,就像让卢九德去吓唬靖江王一样,这个也得通过王承恩,让老王以私信的方式,以劝说的口吻,让桂王放聪明点主动献地。至于那些番邦不需要这么麻烦,都是使者带着圣旨去宣旨,要他们直接献出土地,所以这些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实际上肯定得超出他儿子百日。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百日里没送上,接下来不是还有周岁礼嘛!

    总之想送礼什么时候都行。

    “以地事秦,犹抱薪救火,薪不尽,火不灭啊!”

    伍瑞隆捋着自己的白胡子说道。

    “铁山公的意思是不给?”

    陈子壮说道。

    “呃,老朽并没这样说,老朽只是以为这杨庆步步蚕食,广东之地一块块落入其手,我们终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啊!”

    伍瑞隆说。

    “那就是不给了!”

    陈子壮很不懂事地说。

    伍瑞隆沉着脸冷哼一声不说话了。

    “我倒是觉得,咱们也该硬气一回了,咱们这些年养着五万精兵,修了坚固的堡垒,花了那么多银子,难道就是白花的?杨庆要了雷州,又要高州和罗定,那么下一次肯定是找借口要肇庆,我们怎么办?是不是也把肇庆给他?若肇庆也给他,那我们还在撑什么?老老实实直接把广州也给他算了!所以这一次我们不能再继续听他摆布,他无非就是让海军再打虎门,但我们已经有虎门要塞,数以百计的大炮等着。他攻韶关我们也有韶关的棱堡,就算他从西江进攻,我们也有西江的防御,更何况广西那边还不一定老老实实交出柳州。

    他们交出柳州和交出整个广西有何区别?

    剩下桂林孤城吗?

    更何况柳州落入杨庆手中,桂西的那些土司能忍?岑家那些土司又不是不明白,杨庆再拿下柳州他们就是下一个目标。

    天下苦杨久矣!

    我们需要对他说不了!”

    陈邦彦说道。

    然而那些乡贤们一片畏缩的目光。

    虽然他们真得很不愿意,可要让他们反抗杨庆,这个他们同样也没这胆量啊!打是肯定打不过的,虽然他们也有五万大军,而且还有韶关,虎门这些顶级要塞,可问题是杨庆已经解决北方了,几十万大军随时可以南下。他们可不认为自己的实力能够抵挡朝廷庞大的军队,加上广西的那两万也不够,加上土司……

    加上土司也不够。

    至少土司们不可能保证杨庆的大军不会攻破广州,土司们只能凭险自保,哪怕岑家的狼兵,拉到平地上也撑不住陆战队两轮齐射。

    这点觉悟乡贤们还是有的。

    “打是不能打的,一打咱们就成造反的了,一打那杨庆就有抄咱们家的借口了!”

    伍瑞隆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

    这个问题很重要。

    就算杨庆收回广东,只要他们没反抗,那杨庆就没抄家的借口,这些人都是家财万贯,哪个拎出来都是几十甚至几百万家产,和这些相比单纯失去土地,这个其实可以咬着牙忍下来的。

    当然,如果能不失去最好。

    毕竟杨庆收回广东,他们不仅仅是失去土地,还得面临皇庄大量争夺劳动力他们不得不给工人加工资的问题。

    这个甚至比失去土地更难以忍受。

    有皇庄谁还进他们的工厂?

    有能养活全家的农田,谁还去给他们当那每天十八小时的奴工?而他们的产品竞争力,几乎全靠着对工人的压榨啊!没有了广州城里数以百万计的男工女工甚至童工,他们怎么一个个富可敌国?他们怎么和江浙那些使用新式机器,甚至都开始推广蒸汽机的工厂竞争?如果要他们也同样全部改用新式机器,那又得额外花多少银子?

    可是要抵抗……

    “诸位,我们似乎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陈子壮看着那封信说道。

    那些乡贤们一起看着他。

    “这不是陛下的圣旨,也不是朝廷的行文,只不过是王承恩给大王的私信,大明税务司总监给大明桂藩藩王的私人信件。”

    陈子壮说道。

    “这有什么用?咱们不给杨庆还是要动手的!”

    伍瑞隆说道。

    他当然明白陈子壮的意思。

    “他用什么借口?”

    陈子壮说道。

    “他想动手还怕没借口?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不要总以为他会跟你讲道理,杨庆是那种人吗?他这种阴险狡诈之徒会怕没有借口?虎门外面就是南洋水师的战舰,就是哪天晚上弄几斤火药听个响,说咱们派人搞破坏都可以!”

    伍瑞隆不屑地说。

    很显然他和美国资本家会有共同语言的。

    陈子壮尴尬地低头。

    “如果是民意呢?杨庆不是最讲究民意了吗?咱们也学他那套,先放出风去,就说大王准备献高州和罗定二府,再找些人上街游行,不同意大王这么做,报纸也鼓吹一下。另外在各地,尤其是高州和罗定再搞些民间请愿,请大王收回成命,军队也弄些人加入请愿,总之就是此类活动。然后大王请咨议局投票决定,咱们再投票否决,收买江浙报纸把这个结果进行报道,同时组织请愿团进京敲登闻鼓!”

    陈邦彦说道。

    乡贤们面面相觑。

    “此计可行!”

    伍瑞隆捋着胡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