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女生小说 > 我见军少多有病 > 第327章超级内幕
    在小黑心里,每天早晨那句葱花饼才是正事儿,至于什么当学神啊,拿第一啊,抓间谍啊,给国家挽回了多少损失,都是顺手玩的事儿...

    小黑是随便破案,这种事儿在他辉煌的功勋史上,就是小小一丢丢,太微不足道了。

    如果不是事情发生在他思慕芊默的那一年,他压根都不会记得,有个被他送进去的倒霉蛋叫龙长天。

    但是对龙长天来说,这事儿打击太大了。

    不仅是面临着终身的牢狱之灾,最惨的是,他在自己引以为傲的领域被人家虐得渣都不剩,他引以为傲的传递信息方式,到小黑那,动动手指头就给拦截了——小黑的本职还不是计算机呢。

    人家是业余时间没事儿看看书啊,随便写写玩玩什么的。

    不仅如此,龙长天在被抓进去的那天,小黑还特意出面,就像刚刚芊默怼龙长天那般狠狠怼了他一番。

    理由是,小黑侵入他电脑的时候,发现电脑桌面是他女神!

    芊默那时才刚入学,但名气极大。

    有默默出没的地方,都有这样的规律:

    她上初中,入学三天内,学校校花会自动变成她。

    她上高中,入学三天内,学校校花会自动变成她。

    她上大学,入学...刚报道,校花的头衔就已经穿到隔壁农业大学去了。

    有没有内涵那大家不知道,长得好看一眼忘不掉,颜值即为正义。

    无论她走到哪儿,都会有一大群男人盯着她看,龙长天虽然是学校的老师,但喜欢看美女这点是男人都有的本能,他也喜欢芊默。

    于是就把芊默当成桌面,本想着弄完这票就远走高飞,结果小黑入侵他电脑一看...

    他女神!

    啥也别说了,先抓为敬吧,抓完了再给对方的智商狠狠一通羞辱。

    于是龙长天带着无比地悔恨入狱。

    判的是无期,但这家伙在里面据说得了重疾,在救治的途中跑了,在逃到如今。

    谁能想到,他换了张脸重新弄了个身份,还在q市晃悠呢。

    不仅晃悠,人家还收服了穆菲菲和兔爷俩员虎将,弄出一个编制齐全的骗子集团来,这两年也没少敛财。

    如果不是他不知死活地把目标对准芊默,现在还抓不到他呢。

    小黑听闻说这个king就是龙长天,这些记忆也都回笼了。

    芊默把前因后果问清楚后,一脑门子问号。

    king就是龙长天,因为小黑锒铛入狱了,后来跑出来搞事情——可是,既然送他进去的是小黑,那他为毛不找小黑打击报复?!

    追着自己打...几个意思?

    她招谁惹谁了?

    她不就是长得好看点吗?从头到尾都不知道咋回事儿,莫名其妙让人恨上了,还一恨两辈子?

    小黑看她呆萌萌的样子,心里醋海翻腾。

    掐着芊默的小脸恨恨道,“就知道吸引这些乱糟糟的人。”

    芊默拍掉他的手,一脸地委屈。

    “这事儿我太冤枉了,等师傅来了,我得让师傅的人帮我问问他,凭什么抓着我不放?”

    这可不是一辈子的事儿了,从上辈子这个龙长天大傻×就一直在背地里鼓捣事儿,这家伙喜欢一个人的方式也太特别了!

    本来,这种案子陈萌派个人过来就行了,但是听到跟自己儿子卧底的事儿有关,而且对方恨得还是自己未来儿媳妇,陈萌坐不住了。

    摩拳擦掌为了正义(顺便也吃瓜,八卦一下)火速前来。

    是的,陈萌坐不住了,人家亲自过来了。

    芊默和小黑在家等着,烧了一桌菜,快到中午了,母上大人才翩翩来迟。

    这一推门,就见芊默系着围裙端菜,暖男于昶默正坐在沙发上,犹如大爷一般...泡jio?!

    “儿子,你得脚气了?大白天泡什么脚?”

    陈萌揉揉眼,她以为自己看错了呢。

    干活的竟然是默默,不是她儿子?这不科学啊!

    小黑犬那是舍不得芊默做一点家务活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负责貌美如花被他宠就好了。

    今儿竟然反过来了?

    “并没有。”

    小黑面色深沉,把脚从盆子里拿出来,芊默赶紧递上毛巾,贤惠。

    “你要不要喝点温水啊,烫脚后喝点温水可以排毒。”

    “嗯。”小黑擦脚,招呼他妈进来。

    就这派头,真给陈萌一种她儿子站起来的错觉。

    芊默哄小黑一上午了,自从这家伙知道龙长天的真实身份后,就用那种黑漆漆的眼神凝望着她,脸上刻着几个大字:女朋友太漂亮了,所有的男的都爱上她了,我该怎么办。

    搞得芊默心疼啊,她家小黑才治好心疾没多久,别让醋再给泡回去,赶紧好生哄着,于是小黑体验到了难得的温柔。

    他心里明白,这事儿跟芊默一点关系也没有,但控制不住装模作样,乖乖讨好人的小模样实在是太可爱了。

    被心爱女人捧在掌心的感觉让他品尝到了幸福的阳光,尝的不够还想再尝尝,尝得正高兴呢,亲妈来了。

    陈萌看他那德行,一巴掌拍过去,拍在小黑的肩膀上,把人家辛辛苦苦弄出来的大男人形象给拍得稀巴烂。

    “你还好意思使唤芊默?”

    “师傅,你别打他,是我的错,我长的太好看了...”芊默拽陈萌。

    陈萌哦了声,好看?

    看看芊默,看看儿子,突然明白了。

    “你该不会是...为了那家伙暗恋默默吃醋呢吧?然后顺便摆个谱让默默伺候你?”

    不愧是心理学家,分析得靠谱。

    小黑耳根一红,坚决否认。“并没有。”

    “都是我的错...”芊默摸着自己流光水滑的小脸,哎呀,为什么认错也这么高兴呢。

    还有点小虚荣呢,谁让她好看呀~小黑吃醋的样子真可爱鸭~

    小黑摆谱的时候,芊默也暗爽呢,她就好这一口,就喜欢看他为自己着迷吃醋的样子,尤其是这种不着边的老陈醋,这会让她觉得自己在他心里很重要,反正都是无伤大雅的嘛,他愿意玩,她陪着他。

    陈萌看着这对腻乎程度已经要超过自己的年轻人,坏水涌上心头,对着芊默露出一个贼兮兮地笑。

    “你们俩想不想知道我今儿问出的,超级大内幕哦?”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