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抢救大明朝 > 第五十七章 快点御驾亲征吧(求推荐)
    “额现在是皇上了,咋能爬墙进城呢?”李自成看了一眼包着黄布的云梯,脑袋摇得跟个拨浪鼓似的。

    骑着高头大马进京城那可是老李多年梦想,从当反贼那天起,就存着这个念想了。所谓不想当皇上的反贼,不是一个好反贼啊!李自成绝对是个有理想有抱负的好反贼,所以已经当上了皇帝。

    而皇帝就要有皇帝的样子!怎么能爬进北京城呢?那不还是在做贼么?做贼才爬墙进房,做皇帝的都是走大门的。

    “陛下,可大军师算过了,北京是天子之城,该得天子亲征,御营该设在天坛。如此大顺江山才会安稳……”

    说话的权将军田见秀。请李自成来爬墙就是他的点子!倒不是欠思量,而是经过认真考虑的。因为李自成是典型的屌丝逆袭,和一帮老兄弟过去都是肩碰肩的,现在他当了皇上,别人最大就是个侯,人家凭什么心服口服?而且李自成也不是特别能打,经常被人打得不剩下几号人,全靠兄弟们死保才有今日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树立自己的威信,李自成就得借助封建迷信的那一套了。

    所谓封建,就是给自己找个封建祖宗,李自成也不知怎么想的,挺好的李世民不攀附,非去找了个党项人李继迁。

    而在迷信方面,则找了个算命先生宋献策当开国大军师,还算出了个“十八子,主神器”,以此证明李自成是有天命的——也就是李自成周围都是苦出身,没多少文化,要不然这“十八子”就不是老李了。

    老李祖宗是李继迁啊,李继迁不是真的姓李,而是姓拓跋,那个“李”是早年间唐朝皇帝给他们家老祖赐的姓。到了宋朝又赐了“赵”,而夏景宗元昊又改姓嵬名,所以嵬名才是西夏国姓。李自成也认西夏当祖宗,那就是嵬名自成了……

    除了算出个“十八子,主神器”,宋献策还给李自成算好了进北京的路线图。在城外住钓鱼台,先打外城,再取内城,入外城后住天坛……都是宋神棍算好的,得依次行事,才能大功告成。

    另外,宋神棍还特别叮嘱,北京城内之战得李自成亲自指挥。这倒不是卦上说的,而是李自成的军队有点良莠不齐,老营是流寇的底子,虽然经过了整顿,但是入了北京城这个“金窝银窝”也难免会失控。而新附的明朝降兵比流寇还凶!

    如果没有李自成亲自压阵,这伙人没准就把北京城抢空了!

    别的地方抢一点就罢了,这北京城可是天子居所!大顺朝也有极大的可能定鼎北京,可不能把北京变成座空城。

    而且李自成还盘算着在京师周围和满洲人打一场,所以北京的民心还是要得到的……

    “锁天鹞,要不你先爬进去。”李自成一指那架黄布包着的云梯,“进去后就取下天坛和山川坛,再把外城各门都取了……其他地方,等额进城后再做布置。记着了,一定要秋毫无犯!”

    指派了田见秀先入城后,李自成又在御营的保护下回了钓鱼台,他得去和牛金星、宋献策、顾君恩这些谋主们好好合计一下怎么依托北京坚城和关宁军、满洲援兵好好打一场!

    不过李自成并没有想到,他的这次拖延,给了北京内城中的明朝封建势力一个关键的喘息之机。

    因为等先进城的田见秀、陈永福等人清理好永定门已经是十九日夜间了。李自成当然不肯大半夜溜进北京城——那也有点像贼啊!所以他一直拖到二十日上午才入城,然后入驻天坛,先是祭拜天地,然后再召集诸将,布置攻城。等忙活好了,也到了二十日傍晚。

    所以北京内城之战是二十一日上午才正式打响的!

    ……

    “你,你,你说什么?”

    “皇爷,流贼已经打进外城了!千岁爷还捉了张缙彦、项煜、梁兆阳、周钟、魏学廉、钱位坤等几十个在外城迎降的官员和百姓,都拉到午门外杀头了……”

    听完小太监的报告,刚刚从御座上蹦起来的崇祯皇帝,腿肚子一软,又一屁股瘫坐在龙椅上了。

    外城被打破了……内城还能守住吗?

    而且,皇太子居然在午门外一口气杀了几十号人!

    杀人其实没什么,朱慈烺现在是抚军总督直隶军务,本就有权杀人。可是这次被杀掉的人之中有不少是廷臣,有几个官职还不低,杀人的地点还是在和百官上朝的皇极门广场一门之隔的午门外!

    最要紧的是,一次杀那么多人居然也不向崇祯皇帝请示……这儿子到底想干什么?

    想到这里,崇祯皇帝就是一阵哆嗦。

    “陛下,陛下……事急矣,唯有御驾亲征方可保全京师啊!”

    在为数不多的廷臣中,唯一一个挺身而出的,就是兵科给事中光时亨。

    他两阻南迁,又弹劾献女媚上的奸臣吴襄,俨然是廷臣之中的栋梁柱石了。

    如果北京城能够挺过眼前的危机,那么他肯定能在不久后入阁成为大学士。

    可要守住北京城,靠力主南幸的朱慈烺是不可能的。因为这几天朱慈烺就在布置逃跑,根本没有死守的打算。而一旦朝廷弃守北京,南迁留都。那么光时亨的麻烦就大了!他带头两阻南迁,特别是在后一次是阻皇太子监抚南京时,公然说出“将欲为唐肃宗灵武故事乎”的重话。

    这就等于将自己置于了皇太子的对立面!

    而且弹劾吴襄献女,其目的也是为了夺皇太子的权!

    两者相加,使得光时亨已经变成了太子的死敌。而太子今天在午门外大开杀戒,还六亲不认的杀掉了东宫讲官项煜的事情,已经让光时亨感到了脑袋搬家的危险!

    如果太子成功推动了南幸,又由吴襄、吴三桂父子保驾。那宫驾抵达留都之日,恐怕就是太子登基称帝之时了。

    到时候他光时亨还能活?

    所以他必须阻止南迁,必须帮助崇祯皇帝夺回兵权!

    而要达成这两个目标,办法只有一个,就是推动崇祯御驾亲征。皇帝一旦亲征,那么太子抚军的权力自然就被取消了。

    而崇祯皇帝对于南迁又顾虑重重,一旦亲征,也就只能做死守北京的打算了。

    “陛下,外城虽失,但并非京师守军不能战,而是因为抚军殿下有意弃守。”光时亨咬咬牙,他也知道自己和太子势不两立了,干脆就将矛头指向了太子。

    他告诉崇祯,“据臣所查,外城七门的守军总数还不及1000,根本就是虚守。而内城守军人数则多过两万,另有红夷大炮二十多门,佛郎机炮上百门,虎蹲炮及各种火铳不计其数,火药亦不计其数。如果由陛下亲领六军,流贼绝不可能破城而入的。”

    原本瘫坐在龙椅上的崇祯皇帝已经直起了身子,“对!对!光卿所言极善……内城是能守住的!朕要亲征!”

    光时亨大松了口气,又上奏道:“事不宜迟,请陛下速降大诏,宣布亲征之事!”

    “拟旨,快快拟旨!”崇祯皇帝连声道,“朕要御驾亲征!再去宣皇太子,告诉他朕要和他一起上阵御敌!”

    皇极门外的几十个廷臣听到崇祯的话,都忍不住在心里埋怨起光时亨了。

    北京城的局势刚刚有点起色,你这家伙就跳出来搞破坏!还御驾亲征,打仗的事儿是今上能干得了的?这十几年来,好好的局面都给他搞砸了。就现在北京的一个孤城,让他亲征,那还能有好?

    廷臣们当然都知道不好了,可是谁也不敢多说什么……现在可不仅是朝廷和流贼在斗了,皇上和太子之间,也开始明争暗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