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一拳西来 > 第二十四章 跳楼事件
    “最近西城怎么这么不平静啊!”王正道。

    坐在床边,两个人闲聊了起来。

    这几日来遇到的异常事情太过密集了,而且是如此的近距离,这和网络报纸上报道的情况完全是两码事。

    “我记得上次发生这样的情况的时候是三年前吧?”

    “距离现在三年零一个月,那是十月天,灵潮爆发,百鬼夜行,群魔乱舞。”许汉儒道。

    那一次,当真是大乱了一段时间,不过爆发的中心点在西北,距离这边太远,因此影响很小,饶是如此,西来也出现了不少的鬼物和妖怪,甚至白天都出来,那个时候,天天都会发生死人,整天提心吊胆,不知道下一个死的会不会是自己。

    这样的年代,活着需要实力,也需要运气。

    “不会又有什么地方要爆发灵潮吧?”

    “看样子不像,我分析了一下最近这段时间西来发生的这几件异常事件,受到攻击的都是孩子、孕妇或者是学生,成年人之所以出现伤亡是为了保护他们,而且如果是灵潮爆发的话,上面的人肯定会事先预知的,会事先做出安排的,但是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并没有。”许汉儒道。

    “所以不是?”

    “对,你看,这些鬼物的攻击有一定的目的性。”许汉儒道,“不是灵潮爆发时候那种纯粹性的杀戮和猎食本能。”

    “目的,什么目的?”

    “那我就不知道了。”许汉儒道,“不过,这几次来的鬼物和半妖的等级都不高,只是第一等级,带有一定的试探性,下一次出现的或许是更高等级的了。”

    “更高等级?”王正皱了皱眉头。

    一个半妖或者寄生的鬼物就够难对付的了,还有更高等级的?如果是那日夜里出现的那个,只是一眼,他就昏死了过去,差点死掉,那该如何是好?就算会有守护者,他们也不能保护每个人都不受到伤害。

    得抓紧时间了。

    上午的时候,学校里来了一波人来看望许汉儒,有老师,有班里的同学,他们带着礼物来的,看到王正在这里之后都很吃惊,显然是没想到他也在这里,而且貌似和许汉儒和熟的样子。

    “你上午没去上课?”他们班的一位同学居然说了这样一句话。

    可见王正同学平常在班级里是多么没有存在感,他上不上课,不会有人注意,不会有人注意,他上次住院的时候,没有一个同学去医院里看他,最多只是出去了医院去学校之后他同桌的那一句询问,然后没了,许汉儒则不同,不管是真情流露还是虚情假意,最起码,他们面上是十分关心和着急的。

    “啧啧啧,和你相比,我觉得我的学校生涯是失败透顶,衰爆了。”王正自嘲道。

    “过去的都是历史了,我们应该放眼未来。”许汉儒道。

    看到许汉儒没事,他在临近中午的时候离开了医院,下午还有课。

    “你这个朋友交的值得。”许汉儒的小姨道。

    “在危难之际,不顾自身的安慰,挺身相助,难得啊!”

    “是啊。”许汉儒道。

    “其实,我不该给他打电话的,没办法了,那个孩子……”

    “人没事就好,你也别想多了,对了你准备怎么办,拖下去?”

    “拖下去,不用急,小姨您要担风险了。”

    “但什么风险啊,都没记录,你来的时候一切是正常的。”

    下午,天空有些阴沉。

    下了第一节课,燕飞天来到了王正教室的外面喊他。

    “我听说许汉儒住院了,没事吧?”

    “没大碍,得住两天院。”

    “哦,要不我们放学之后一起去看看他吧?”

    “今天下午?明天中午吧?”

    “行,那就明天中午,说定了。”燕飞天晃悠着身体离开了。

    下午,上第二节课的时候,物理老师在讲台上唾沫横飞,王正在下面昏昏欲睡,他与物理就好比水和油,相当的排斥,绝对的不相融。

    于是他抬头望着外面,看着阴沉天空,

    嗯!

    他看到对面的教学楼顶上站着一个人。

    然后耳边响起了那个声音,只是为时已晚。

    那人从楼上一纵而下,落在地上,发出一声大响,鲜血飞溅,摔成了一滩。

    啊!

    第一声尖叫打破了小院的宁静。

    有人跳楼自杀,是一个学生,高二的学生。男学生,长得不错,学习成绩不错,人缘也不错,似乎没有任何自杀的动机。

    他的父母赶过来看到自己的儿子这个样子,悲痛欲绝。

    “好好的,为什么要自杀啊?”

    这次的同学自杀事件一时间成了学校学生谈论的热门话题。

    “你说他为什么自杀啊?”放学是会后,燕飞天也问了这个问题,那个自然的同学就在他的班里,平日里挺阳光的一个男孩。

    “你知道吗,三年前,也是那个地方,曾经有一个学生跳楼。”

    “巧合吧?”王正道。

    “你说会不会是中邪了。”咔嚓,说话的时候,燕飞天又往嘴里塞了一大把的薯片。

    “他这几天没什么异常吗?”

    “那谁知道,啊我想起来了,他给李惠心写过情书,是不是被拒绝了想不开啊?”燕飞天道。

    “你想太多了,这点破事还会想不开,给她写情书的多了去了,一个个想不开都去跳楼,这学校就直接关门得了。”王正道。

    “哎你们知道吗,去楼顶的爬梯都烂掉了,那上去的方井里下面四五米高呢,也没梯子,他怎么上去的?”这个时候,几个同学从他们跟前经过,也在谈论这个话题。

    “你说他是在怎么上去的?”燕飞天听后转头问王正。

    “跳上去,爬山去,飞上去,都有可能。”

    “别开玩笑了,他有又不是修行者,要不我们回学校去现场看看,说不定会发现什么迹蛛丝马迹呢?”

    “燕飞天同学,你怎么对这件事却能够这么上心啊?”王正听后疑惑的问道。

    “那个,我想这一次说不定能够再次碰到鬼物呢?”

    “碰到鬼物,你还希望碰到鬼物啊?”王正吃惊道,“上次碰到那个水鬼的经历你不会就着溜溜梅消化掉了吧,那一次你可差一点就去阎王爷那里吃薯片了!”